美文铺子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网文书摘

关于主角叫林薇薇 傅西爵的现言小说精彩推荐

2020-05-30 10:32:15美文铺子
  关于主角叫林薇薇 傅西爵的现言小说精彩推荐  “司宸!”  林薇薇眼眶通红,怎么都没想到易司宸会把她丢在马路上,这里是酒吧一条街,来来往往都是人,已经有不少

  关于主角叫林薇薇 傅西爵的现言小说精彩推荐

  “司宸!”

  林薇薇眼眶通红,怎么都没想到易司宸会把她丢在马路上,这里是酒吧一条街,来来往往都是人,已经有不少路人用一种邪佞的目光盯视着她。

  林薇薇害怕极了,她此刻头晕目眩,身体更是软绵绵的,可已经有两道邪恶的身影朝着她走来。

  不要。

  林薇薇瞳仁剧烈颤抖,咬紧牙关从地上爬起来,可身体实在使不出力,一个踉跄,又跌了回去。

 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抓什么东西,咔哒一声,恰好抓到停在一旁的车门把,车门没有落锁,还恰好被她拉开了。

  林薇薇慌不择乱地爬了进去。

  车里很黑,但却将她和外界阻隔,车外的人没有再想要来侵犯她,让她大吁了一口气。

  可身体越来越难受,林薇薇难耐地嘤呜着,谁来救救她,司宸,司宸……

  “嘶……”

  傅西爵陡然睁开假寐的双瞳,他喝多了,在等着拿包的司机折回,谁想会有东西不停地在他腿上抓来蹭去。

  他抬手打开车顶的灯。

  傅西爵眸底滑过一道危险的暗色,巴掌大的脸,清美的五官。

  真是个天使脸孔又妖精附身的女人。

  傅西爵眸子微眯,捏起她的下巴,“谁送你来的。”

  他以为她是某个商户送来的礼物。

  林薇薇视线迷蒙,昏黄的光线下,只觉得眼前这张俊脸有着好几道的重影,可那双有如子夜般深邃的瞳眸,却像黑洞一样吸附着她。

  司宸……

  她贪恋地抚上他的面颊,低低地呢喃,“你回来了,我刚刚好怕,我以为你真的不管我了……”

  原来是上错了车。

  傅西爵皱眉,一把挥开她的手,“下去。”

  林薇薇被推开,眼底的湿气更重了,她软软地扑回他的身上,勾住他的脖子,哭噎,“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我不是圣人,我快要爱不动了,你能不能别再推开我……”

  傅西爵眉头愈发凝蹙,有些不耐地抓下她的手,低喝,“女人,看清楚我是谁!”

  林薇薇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飘忽的俊颜,“你是我老公”。

  “司宸,别再去找女人,我们好好过日子,好不好……”

  冷冷地,傅西爵再次将她推开。

  ……

  林薇薇从一片头痛欲裂中醒来,眼前是酒店套房的布置,她捂着额坐起身,被单滑落,露出不着寸缕的娇躯,而她清晰地看见,自己的身上,有着几道艳色的淤痕。

  她以为那男人是易司宸的……可她知道不是……

  眼眶猛地猩红,林薇薇唇瓣紧咬,泪如雨下,床畔有一套新的衣服,她浑浑噩噩地穿上,接着,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地回到了易家老宅。

  客厅里,气氛诡异,她一进门,就看到易司宸被易老爷用着皮鞭抽打,可易司宸咬紧牙关一声不吭,只有凌舒芬哭天喊地地拉扯着易老爷的手,“爸,你快停手,你是要打死司宸吗!他是你的亲孙子,易家唯一的男丁!”

  “我没有这么混账的孙子!”

  “爷爷!”

  林薇薇快步上前,易老爷看到林薇薇,面庞欣喜,一把扣住林薇薇的手,忐忑又担忧地问,“薇薇,你没事吧,昨晚司宸他……他这个孽子,爷爷已经替你教训她了。”

  原来,易老爷已经知道了。

  林薇薇揪紧了身侧的裙摆,露出一抹僵笑,“爷爷,我没事……”

  “你这声没事是指哪没事?”凌舒芬上前一步,睨着林薇薇身上的香奈儿小礼裙,讥嘲地道,“哟,还穿着男人送的衣服回来,昨晚是跟哪个有钱男人过的?”

  “舒芬你住口!”

  “爸,事已至此,你难不成还要袒护着林薇薇?”凌舒芬抬手一指林薇薇锁骨上的红痕,忿忿地道,“爸,她现在被别的男人碰过的,你觉得她还配当易家的媳妇吗!”

  林薇薇面色僵硬,难堪地抬手遮住了自己的皮肤。

  易老爷眼底带恼,“舒芬我再说一次,这次的事薇薇也是受害者!”

  “可她已经被别的男人碰过了,她不干净了!”

  “那司宸呢,他这三年天天换女人,你这个当妈的怎么从来不管教?!”

  凌舒芬被堵得一噎。

  易老爷又看向易司宸,厉喝,“孽子,还不给薇薇道歉!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道歉!”

  易司宸纵然后背鲜血淋漓,仍是挺直背脊道,“爷爷,我没有做错,是你硬要我娶林薇薇的,我根本不爱她,她昨晚就算被十个男人lun了,也与我无关!”

  “你你!”易老爷怒极,鞭子像刀子一样地又连挥了三下。

  “唔!”易司宸面色煞白,两手撑住地面,却是咬紧牙关不肯道一声歉。

  林薇薇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,因易司宸那句强硬的不悔,他原来是如此恨她,而她竟还奢望着他有爱上自己的一天。

 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可笑。

  “爷爷,您别打了。”

  林薇薇看着易司宸背后血淋淋的一片,一如她此刻的心,原来她的苦苦守候,不过是一场血肉模糊的彼此折磨,何必呢。

  “傅总,听说傅氏最近把南城的项目拿下了,真是恭喜。”

  易司宸朝着男子举杯,脸上是疏离又客套的笑。

  傅西爵淡淡瞥眼,而相比易司宸还懂得客套,他则是连酒杯都没举,只是在眸子微眯后,将视线定在林薇薇的脸上,“这位是……”

  林薇薇心里一个咯噔,慌忙低下了头。

  易司宸顶了下她的胳膊。“这位是我内人,薇薇,还不给傅总敬酒。”

  林薇薇神色僵硬,哆嗦地伸出酒杯,“傅、傅总……”

  傅西爵盯着她颤抖的手,以及那张愈发苍白的脸,瞬间,那五官,从脑海中回忆起什么。

  挑了挑眉,傅西爵道,“原来是易总的妻子,看着,还真面熟。”

  啪。

  林薇薇五指一颤,僵握的酒杯瞬间落地。

  易司宸眉眼不悦,“你怎么回事。”

  林薇薇僵立,有好多人向她看来,她却像是哑了一般,说不出话。

  “看来易太太有点怕生。”

  傅西爵唇角弧度意味不明,招来服务生将地面清理,转身离开。

  后来都发生了什么,林薇薇已经记不清,只记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晕,脚步越来越晃,易司宸看出她是真醉了,终于没有再逼她。

  “自己找个角落呆着,别再给我丢脸。”

  易司宸瞪了她一眼离开。

  林薇薇不想呆在窒闷的会场,摇摇晃晃来到外面的花园。

  清新的空气,终于让林薇薇有了喘息的机会,可没几分钟,鹅卵石的地面就响起了一串脚步声,沉沉的,是男士皮鞋的声音。

  是谁。

  林薇薇下意识地紧张,而在沙沙两声后,一道身影拨开树丛走入,竟是傅西爵。

  “你、你想做什么!”

  林薇薇眼底醉意全无,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从石椅上站起来,然后惊惶地攥紧了手里的包包,一副他再敢接近,就要打电话报警的模样。

  傅西爵微怔,在看清是她后,冷冷笑了一下,“易太太觉得我要做什么。”

  边说,还边单手插兜,朝着她走。

  “你、你别过来!”

  林薇薇吓着了,拿出手机就开始翻号。

  傅西爵瞥着她手机屏上“老公”两个字,眼底幽芒微浮,身体前倾,捏起她的下颔,居高临下道,“易太太这么迫不及待,是要让老公来捉奸?”

  捉奸两个字,让林薇薇唰地变了脸,她扬手就要去扇他,“你这个混蛋,那晚只是一场意外,你已经占了便宜,为什么还要揪着我不放!”

  傅西爵冷笑着扣住她的手腕,“易太太哪来的自信觉得我揪着你不放?”

  “那你刚刚在司宸面前说我面熟!”

  “你看着难道不面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