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铺子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网文书摘

熬夜也要看完的带肉小说_《此生因你空欢喜》苏若云严以白在线阅读

2020-05-30 11:07:41美文铺子
  熬夜也要看完的带肉小说_《此生因你空欢喜》苏若云严以白在线阅读  苏若云这个女人,难道眼里真的就只有钱么!  就为了十万块,她连衣服都可以脱!  为了钱,她到底还有

  熬夜也要看完的带肉小说_《此生因你空欢喜》苏若云严以白在线阅读

  苏若云这个女人,难道眼里真的就只有钱么!

  就为了十万块,她连衣服都可以脱!

  为了钱,她到底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!

  “给你!”严以白心里的怒火更甚,他想都不想,一把将支票狠狠甩在苏若云脸上,将她白皙的小脸抽的通红,“拿着钱给我滚!别让我再看见你这副犯贱的模样!”

  苏若云捏住支票,忍住眼眶里的泪水,低声开口:“谢谢严少的赏赐。”

  说完,她根本不多看严以白因愤怒而扭曲的脸一眼,只是转身,头也已不回的离开包厢。

  一直到走出包厢的门,苏若云的眼泪才终于滴落下来,一颗颗打在支票上。

  她当然知道,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,到底有多贱。

  可是,为了妈妈……她只能那么做……

  反正她早就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,只要妈妈能好起来,什么尊严,什么爱情,她全部都可以不要。

  苏若云深呼吸一口,迅速的擦去眼眶里的泪水,匆忙的换了衣服,然后打电话联系医院。

  -

  另一边。

  苏若云离开包厢后,包厢里一片死寂。

  坐在最中间的严以白一直闷声喝酒,脸色阴沉的几乎可以滴出墨来,全场人见他如此,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下。

  最后还是苏馨儿,忍不住小心翼翼的拉了拉他的衣袖,轻声开口:“以白,你生气了么?”

  苏馨儿现在可以说是心乱如麻。

  严以白不是应该早就对苏若云死心了么?那为什么,他刚才会突然阻止苏若云脱衣服,甚至还那么生气在意的样子?

  难道……他对苏若云还余情未了?

  这个念头一从苏馨儿心里冒出来,她就觉得胃绞作一团的难受。

  严以白深呼吸一口,压下心里的怒火,抱住苏馨儿,露出无所谓的笑容,开口:“我没有生气,只是苏若云那种女人恶心的要命,我看一眼都觉得想吐,所以刚才才让她不要脱了。”

  听见这个解释,苏馨儿心里才不露声色的松了口气,但面上还是假惺惺的说:“以白你也别怪姐姐了,姐姐肯定是有什么特殊原因,才会那么需要钱。”

  “她能有什么特殊原因?”严以白冷笑,眼里的厌恶更浓,“她就是虚荣,想要钱买包包之类的吧,这种拜金的女人我见多了。”

  听见严以白完全不知道苏若云筹钱是为了给她的母亲治病,苏馨儿不由偷偷又松了口气。

  太好了。

  就让严以白那么误会着吧,反正,她才不会为苏若云解释呢。

  相反的,她不仅不会为苏若云解释,她恨不得落井下石,好让严以白更讨厌苏若云!

  是的,她给苏若云钱,还给苏若云介绍工作机会,这一切,都是她特意安排的。

  毕竟她虽然漂亮,但苏家和严家毕竟不是一个档次的,她严以白能看上她,那可真的是她的福气。

  可她才和严以白在一起没多久,她就无意间听说了严以白和苏若云当年的事,这让苏馨儿气得发狂。

  严以白竟然和苏若云那个贱人在一起过的!

  凭什么!

  严以白这么高高在上的完美男人,她苏馨儿都觉得配不上,苏若云这个贱人怎么也配!?

  可就算苏若云再生气,也不得不承认,严以白当年对苏若云用情很深。

  她生怕严以白对苏若云还有旧情,所以才弄出今天那么一出,一方面是想试探严以白,另一方面,是想让严以白更讨厌苏若云。

  不过看今天严以白的态度,他对苏若云应该真的没感情了。

  想到这,苏若云才放心了一点。

  不仅是苏馨儿那么想,在场别的同学们也是那么想的。

  在场几个家里比较有钱又放纵的男生,此时都敢开起玩笑来:“可不是么,苏若云这种女人,花点钱就能睡一晚,我们严家大少怎么会看得上?”

  “没错没错。不过说起来,苏若云这姿色也的确值点钱啊。”另一个男生应和着,回想起刚才苏若云凹凸有致的身材,更是眼睛都亮了,咧嘴笑着,“嘿嘿,反正她现在那么缺钱,不如我也去花钱睡她一晚?好歹是校花啊,玩起来一定很带感,哈哈……啊啊啊!”

  男生话还没说完,突然间就变成了一声惨叫。

  大家一惊,抬头就看见那个男生头被酒瓶砸出了一个大口子,鲜血混杂着碎玻璃往下流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  而站在他面前,手里捏着酒瓶瓶口的,是脸色冰冷的严以白。

  那男生倒在地上,疼得脸色苍白,可看着眼前的严以白,他也不敢发作,只是哆哆嗦嗦的,震惊道:“严、严少……你这是……”

  “你太吵了,想让你安静点。”

  严以白冷冷丢下这一句,就不再理会在场都吓得脸色苍白的人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厢。

 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,只有坐在座位上的苏馨儿,气得双手紧紧握拳。

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严以白是因为这个男生说话轻薄了苏若云,所以才动的手?

  他果然还是没放下苏若云!

  苏若云这个贱人,和严以白都分手了还不消停,还成天就知道gouyin人!

  她一定要给苏若云这个贱人一点颜色看看!

  想到这,苏馨儿猛地抓起旁边自己的包,迅速的离开了包厢。

  一路走到没人的走廊,苏馨儿才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........